宾馆他进入我寂寞难耐的下体      

14.jpg

   张赫是我喜欢的男人,是我的过去时,而他却当我是女闺蜜。我对着桥下面是滚滚汤汤的水哭了半天,后来,肚子饿去超市,在看见了曾经的上司刘潭,然后他送我回家,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家只有一条被子,一张床。所以,事情就这样自然而然发生了。

16.jpg

  “有2毛的零钱吗?”超市的收银员一脸的笑看着我,我摸摸口袋,掏出一沓子百元钞票,摇了摇头。这是我刚从银行取出的钱。

  事实再一次证明,那些口袋里掏出一张就是老头票的往往心虚,内心空虚,是为了向别人炫耀证明:瞧,我多有钱,可事实是保不准就是一穷光蛋。我--就是这句话的铁证,最好的论据。


6.jpg

  收银员只好找我一大把的片片毛毛,还有若干个硬币,我也不数找的钱,全部一捧接过来,一捧又塞进衣服的口袋里,拉上口袋的拉链。

  然后,把果粒橙、巧克力、花生酥、甜橘子、可乐等装进大大的塑料袋时,一个男的在我身后说,”饿货,横扫饥饿。”扭头,就不自然的笑了。


46.jpg

  真的,人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。

  昨天,在KTV包厢里,一边唱周笔畅的《密友》,一边想着张赫。张赫是我喜欢的男子,是我的过去时,可他真的喜欢过我吗?当他领着另外一个女孩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,笑得十分欠揍的说:这是刘蕾,我最好的哥们儿……我当即傻眼儿,怎么,原来在他心里我一直是他的好哥们儿?事后,张赫跟我解释:是的,在他心里,我就是那个和他十分要好的女闺蜜。


40.jpg

  我摆摆手,你走,你走,你给我走,走啊……走不走你到底,我倒数十声,如果不走,别怪我不客气。此时,我正站在大桥上,扶着桥栏,桥下面是滚滚汤汤的水,还打着浪,席着卷,搅成水花,碎成水沫,在我眼下匍匐滚涌着前进,真有那么一秒,大脑发热,真想跳下去洗洗澡,凫个水。

  张赫吓坏了,他怕我就这样死了,他说不清,缠官司。可他也真是天真,他算什么啊,我爱过的男人多了去了,难道不爱后,我都要为他们死一回?我只是希望他赶紧从我眼前消失,不要影响我看水景的心情。


35.jpg

  在我数到5的时候,他走了,看着他终于走远,我对着桥下的水,再也把持不住,十分英勇的流了足足有半个小时的眼泪。

  然后,我就回家睡觉,醒来,觉得肚子饿,就去超市,结果就看见了曾经的上司刘潭。


47.jpg

  话说,就在从今天往前数的一周内,我梦见了他三次,我不是有意要梦见他的,而是他无端的硬生生的钻入到我的梦里来的。所以,我说,缘分有时就是这么奇妙。原来,梦有时也会成真!

  至于刘潭,我只能说他是一个好人,因为我向来喜欢花样美男,而对于他这样的型男帅哥,着实不怎么来电,虽然,他身为我的顶头上司,和他有着不必要的工作接触,但也仅仅局限于工作上。


9.jpg

  听说,他大学没毕业就为某时尚杂志拍了写真集,而且还登了封面,这些在我看来,都是有钱人的游戏。假如我爸是某企业房地产的老总,那么我现在也肯定是当红女星,我说的直接明了,其实也就是内心对富人的一种本能的仇视。

  后来,爱上了张赫,我选择了辞职,张赫就像是一道射进监狱里的一缕阳光,而我就是个坐监的犯人,某个清晨,突然感到眼前有了一丝丝微弱的温暖,尽管残牺并存,但仍迫使我紧紧的攫住他,像一只丑陋八爪鱼。

9.jpg

  可他呐?根本就没把我当做是个女人,想想都多么的可笑。我哪里不像女人了?我也有胸,有锁骨,有修长的美腿,有柳叶似的眉,就我这样的,说我不像女人,我觉得他一定是老太太吃砒霜活的不耐烦了,或他眼瘸,有眼疾,需要去看,坚决不能放弃治疗。


42.jpg

  刘潭帮我提了袋子,“你买这么多?不做饭啊……”

  我没有说话,的确,爱上张赫后,张赫说,食堂里的口味不是太咸就是太辣,吃不习惯,于是,我就亲自下厨,严格按照食物的精准搭配比例,煲汤、炒菜、煮粥、烹饪。

  张赫吃的很幸福,每一次吃完后,美美的打出那个响亮的饱嗝,就是对我最大的奖赏。可是张赫离开后,我就不做饭了,偶尔也做,做了一大桌子饭,幻想着张赫会在晚上8点一刻会突然出现,可是到了9点,10点,以至到凌晨三点,他还是没出现,我把饭全部都给倒进了垃圾箱,倒完后,才恍然,我做的那些都是他爱吃的,我甚至忘了我自己爱吃什么菜,都已不记得。


12.jpg

  爱别人爱到完全忽视自己,我真的是很犯贱。

  刘潭这人很讨厌,因为他很自觉,而且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,这让我十分的别扭,这好歹是我家,可是看他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,我反倒拘谨了。

  他走进厨房,看了看铺了一层灰的厨具,看了看早已经干燥的水槽,没来由的皱了眉头,“你好懒啊……”


38.jpg

  我懒得理他,直接倒在沙发上,撕开薯片,打开笔记本,放了一部台湾偶像剧,而他也非常识趣的,像个家庭男主人般,先把拖把湿了水,之后,厨房拖了一遍,再然后,就对我说,”想吃什么,尽管说。”

  我歪着头,想了一小会儿,“世间最美味的,都想吃。”

  他为难的看着我,眼尾有细细的纹络,笑的笑朵花,“真是一只小馋猫啊,这可咋办?让我想想。”

  不是我故意为难他,而是我和他的交往还真没到那种很深的地步,今天他贸然跟我一起回家,我就吃惊到死了,而且还要像要“教训”我这个当家掌柜,更让我十分不爽。我就是要给他点厉害瞧瞧,让他知道,我可是个少奶奶,不好伺候着哩……


48.jpg

  不过,曾经作为他的手下,他着实没有为难过我,而且多有关照,这点让我十分感激,以致于让我想起他的好处,真有那么数不过来。

  但,我也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,像我这样单纯善良求上进的姑娘,他也没有刁难我的那个必要和需求啊。所以,今天他来我家里,算是对他的一种感激吧,还有更深层次的一种原因,我失恋了。

  失恋真是个可怕的老虎,我是只小白兔,被撕吃了,内心鲜血淋漓,尸骸累累,想起过去的一切,都如一座毁灭的大厦,废墟烂瓦,碎石粉粒,无不千疮百孔,呈现在眼睛内,扫进视网膜,穿透瞳孔,刺痛着神经,无人清理。


评论加载中..